沒有野心的台灣人

 

下面這篇文

將道出台灣毀滅之日

末日姐造方舟醒悟后回归 三点式诱人裸照装无辜

昨晚得知一個消息,我的前男友被一家非常大規模的陸企錄取了,
目前來到談薪資的階段。

他大學112財金,研究所113,曾經任職過幾家本土跟外商銀行,人十分聰明,個性敦厚,就是比較不擅長在嘴巴上爭勝,很踏實的一個人。

除此之外,我覺得他是真的天生是智力上的聰明。說到這個很不公平,雖然大部分的人智力都在一個平均的區間,但他是真的那種老天爺賞飯吃的人,一些困難的東西他就是比一般人容易快速看出問題,然後輕鬆解決。

已經在銀行界擁有完整資歷,也工作了應該是七年的他,
開了一個年薪一百萬的薪水。

聽到之後我人在上海氣到都炸掉了。

一百萬?!

稅後人民幣25萬一年可以用到這樣優秀的台大畢業生?
他媽的我覺得大陸人一定一邊看一邊笑一邊殺價然後準備叫人資通知他可以簽約了。

這種價碼在上海,以他的條件完全被低估了,而且也只能說,台灣人真太他媽的溫良恭謙讓。

我前公司的大陸小朋友,1987年生,從英國念完碩士回來,在上海找了第一份工作就是我的前公司,在大陸第四大航空集團下,薪水一個月稅後4500人民幣,大約台幣兩萬一,他有點委屈,確實,以他的條件也是屈才了一點。

但小朋友人很聰明,作是麻利手腳快,才一年的時間學了不少,大陸公司多林子大,以前學校學的東西他也很當一回事,有機會實踐就實踐在工作上,給公司帶來了一些新氣象,一年時間,被整個集團選上成為十幾萬人裡面的國際儲備幹部,準備外派。

同時這孩子也很聰明,一邊試試看外面的水溫,運氣也不錯,談到了一個稅後快要八千的薪水。八千人民幣約莫就是四萬台幣的薪資。

才一年的時間。
我知道,拿一個1987年的孩子跟我已經三十幾歲的前男友,這樣來比一點都沒意義也不知道道理在哪,但因為也登陸一年了一年的我,常常看到兩邊的人的想法跟做法有這麼大的差異,很多時候我真的深深的替台灣人感到心疼。

論職業道德或是本質學能,目前的台灣人都是超過大陸人的,未來五年,本職學能我就不敢說了,但職業道德我相信應該還是可以再撐個五年,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大陸人的野心很大,想要創業一夜致富的人的比例比台灣人高很多,一來是大陸還有空間,相對創業的成本也比較低,但更多的是大陸人的野心。

就先不要說別人,講我自己就好了,我剛來的時候,給我自己定下一個目標。
三年內達到年薪五十萬人民幣稅後。

但我不敢敢跟任何人講,因為我知道我如果跟我的朋友說,一來大家可能會覺得我是一個瘋女人,二來也會覺得我根本就是在做夢。

然後一年過去了,大概過了半年我就知道,我想這應該不是作夢,這有可能達到,但我把時間放寬到五年,今年八月五號我登陸滿一年了。我換了一個工作,同時我的目標已經達成了百分之八十。

我是一個非常平庸但是努力的台灣人,所以當我再回頭看看我身邊的大陸同事,以前留在台灣的前男友,有時候我真的會為台灣人覺得不值。

薪水不是工作的唯一目標,但卻是維持工作熱情跟經濟調和的一個基準,台灣長期的低薪除了養大資方的胃口讓有錢的人更有錢,也變相的真的奴役了台灣人,讓台灣人的眼光變得很淺,期望變得很小,開始安慰自己,算了啦,跟XX比,我至少不是22K,我要知足了。

這樣的阿Q想法很多時候都是我所懷念的台灣人溫和的一面,尤其是我在大陸你爭我奪常常被後中箭和血吞的時候,我真的覺得身於一群肉食動物之中,而不是古老的中國裡,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君子之爭,本來就很難實現,但過往在台灣,我感受過幾次,如今在大陸,連揖讓而升都做不到了,其爭也君子更只是奢望。
所以台灣人的優點有時候反而變成缺點,長期低薪的打壓終於讓台灣人變成了謹小慎微,只求溫飽的一群人。

來到大陸,接觸到的人更多,除了大陸人,還有各國的人,現在的公司是法商,必須要說法國人動不動就抱怨的個性相當討厭,很多時候也覺得他們十分的自私,但是法國人有一件事情我很欣賞,身而為人,一樣都是勞方,當然對彼此的薪資都會有猜想妒忌的時候,所以平常大家可能會互看不順眼,但是當資方如果敢做甚麼事情是損害到勞方權益的事情,法國人卻很容易馬上團結起來,不分你我的一起對抗資方。

看到這樣的情形,我常常會想起我在台灣的前東家的事情,前陣子聞沸沸揚揚的說有座艙長過勞死,公司裡面的同事每個人都義憤填膺,前東家恐怖的派遣方式已經行之有年,從我離職之前就已經開始,但因為我抗壓性很低,不想要溫水煮青蛙,在飛了七年半之後,終於離開閃人去大陸了。

留下來的人,繼續溫水煮青蛙,終於,一個人人都稱讚的座艙長,在連飛了十幾天之後過世了。
其他得到癌症或是婦科疾病的同事不知有凡幾,但即便如此,公司裡面永遠都一些薪水只比一般人多拿一點的人,當大家準備聯合起來向公司訴求的時候,會跳出來說,你們去吧很抱歉我不能奉陪,因為我家裡面還有小孩要養。

而其他社會大眾則是冷眼旁觀,更有甚者還會說,空姐很爽好不好,我一個月領22K都沒要再叫過勞死了。

就是這樣的氛圍,所以台灣才會變成鬼島。

身為勞方的其他人,再看到一群也是很慘但是好像沒我慘的人在抗議的時候,竟然會反過來協助資方拿起大棍子先打自己人,所以薪水永遠無法上升反而下降,難道是很意外的事情?

我們是這樣看待我們自己的,加上政府無能,出台了許多莫名其妙的政策,嘴巴上說都是在幫勞工,身體卻很誠實的偏到資方面前,連台大的校長都會出來要學生不要短視近利,成天到晚只在乎薪水,那麼台大畢業的優秀學生工作了七年覺得自己只值25萬人民幣的價值,也就很合理也很合邏輯了。

我知道我現在也沒甚麼資格發表這樣的言論,畢竟我離開可愛的寶島了,一旦離開踏上了大陸的土地,幾乎就是沒有回頭路的。

也就是沒有回頭路,又看到自己的國家越來越糟,明明都是一群很好的人,卻不斷的內鬥內耗,政府空轉,政策傾斜,心裡越覺得心痛。

當初是因為受不了當一隻溫水裡的青蛙,所以才逃出惡劣的就業環境,但心裡其實總是懷懷抱著一個夢想,有一天,當一切比較好的時候,我可不可以回到我可愛的故鄉。

我知道有一些人會覺得這很自私,離開了但希望留下的人把這裡變得更好,但留下來我真的覺得不甘心,我不相信台灣人就如此而已。

也許我一輩子都回不了家了,當然我還是會盡好我的國民義務跟責任,只是還在台灣的大家,這當中除了我不認識的鄉民們之外,還有好多我的朋友跟家人,我認識你們,我知道你們,我看過你們為工作所付出的努力,
我也知道你們是多麼有能力的人,
所以我才想問問你們…..
你們真的甘心一輩子都拿被低估的薪水,不斷的自我安慰下去嗎?

如果現在再不一起站起來,我的意思是,全部的勞工都一起站起來,
再過幾年,也就再也沒有發聲的機會了。

 

文章來源:http://mypaper.pchome.com.tw/polyandry/post/1323144762

圖片來源:末日姐